路易玥

520賀文

*兩人交往同居為前提
*皆畢業
蓮巳醒來時發現一旁的床位是空的,戴上眼鏡後他看了眼時鐘走下床。
“就知道你在這。”
“啊,旦那。”
鬼龍坐在客廳地板上正研究著明天要拍戲的劇本,他苦思許久正打算找蓮巳討論時,突然感覺背後一個重量。
“......旦那你在幹嘛?”
蓮巳整個人趴在鬼龍身上,雙手環住鬼龍的頸項,腦袋蹭著他的臉側。
“補充鬼龍能量。”
雖然他們住一起,但這一週來彼此間因工作的關係時常錯過相處的機會又或者是僅能短暫的打聲招呼便出門。
蓮巳以為自己不會覺得寂寞,但其實不然。
“我很想你。”
“我也是。”
鬼龍轉過身看著敬人因說出不像他會說的話而感到羞恥時突然吻住對方。
“我喜歡你,旦那。”
“我、我也是......不過我希望如果可以下次要接吻時還是先告知一下不然...”
蓮巳紅著臉正打算向鬼龍說教,但話未說完馬上就被鬼龍堵住了嘴。

雖然蓮巳很不會看氣氛,但他連這點也很喜歡就是了。

『無法表達的戀情』 速度松

速度松

國王小松x執事輕松 paro

雙向暗戀

結局我再看看是否be

ooc警告



他忘了他曾經留在這裡的理由,於是他選擇了離開。
他拋棄了原本的名字、原本的習慣,就為了擺脫過去的自己,而事實上他也成功了。他安穩地在這個不知名的鄉下平凡的過著日子,每天上山採採藥而拿去小市集賣完剩下的藥則用在自己的身上。
將火升好後,輕松把藥鍋放在上面讓他滾熱,拿起一旁的湯勺攪拌著鍋內漂浮的藥草,輕松的思緒不自覺地飛往以前。
「這都過了四年了呢......」
自從他選擇離開那個人渣長男的身邊也過了那麼久呢,原本在得知對方有個未婚對象後他就打算將他那份感情一直掩藏到死後,一直天真的認為自己能完美的繼續做著他的份內工作,卻沒想到那一天他的感情被直接地指出,而指出他感情的人竟是對方的未婚對象。
「可以請你別再待在小松身邊了嗎?」

「我一直都知道喔,你對小松的感情不是兄弟情那麼簡單吧?是像我一樣的愛戀之情。」

「如果我把這件事傳出去會怎麼樣呢?小松似乎才剛上任吧,如果讓人民知道這件事後會不會對他的名望造成重大衝擊呢...?」

「我知道了。」

看來是無法繼續待在那個人渣長男的身邊了呢,輕松只是苦笑著。明明是早就接受的事實為什麼還是想哭呢。


於是當天晚上他趁著長男因為他在他的紅茶裡下的安眠藥而沉睡時離開了。心裡一直告訴著自己不能夠捨不得不能夠哭,但到最後他還是在床邊啜泣著。

「小松哥哥,對不起,還有我......」

最終他還是沒有說出那兩個字,他拼命的安慰自己覺得這樣對彼此都好,或許再過個幾年後,赤塚王國那時就變的富裕起來。記得那個未婚妻是隔壁國的大公主吧,如果這次順利的話,小松也會與自己的妻子生幾個小公主小王子,也能壯大王國的勢力。但他無法見證那些了,他決定永遠都不回來了,如果說見一個人會讓自己痛苦的話那為何要折磨自己呢。

當天他原本按照計畫要到港邊搭船到遠邊的王國,卻沒想到在半路被一群人追殺至斷涯邊,在他掉落的那瞬間他看清了那一群人身上的標誌。

是那位公主的王國標誌。

果然嗎?原來她還是不放心自己啊......明明就不用怕的,我跟小松之間根本就......

後來意識消失,醒來後發現自己被村民們救了並且好心的給予他住處並教導他如何治理傷口,於是成為現在的情況。


當回憶完畢後,輕松只是沉默著喝著剛煮好的藥。現在的他身體不再像是以前那樣的強健,因為受過重傷的關係導致每天得喝草藥養身體,但一到冬天身體機能就會嚴重下滑造成許多的麻煩,但這幾年也都靠著好心的村民們的幫忙而度過了。
tbc

3/13壓力

對方:L443梅莉古斯威廉

我方:L543傑多C.C.黑修

WIN

幸好有帶C.C.

遠距雖然傷不到梅莉

但只要C.C啾咪躲2倍

加上0~2直傷  就能殺後台 

BP:1677

3/12壓力3場

對方:L344薩爾少爺教主

WIN

對方:L433薩爾小露

LOSE

對方:L444威廉布列瑪爾

WIN

前2場我方:L544傑多史普C.C. 

後1場我方:L543傑多C.C.黑修

恩....他X的

輸一場等於我贏2場的分數QWQ

目前BP:1661

3/11壓力

對方:L334雪莉羅索ㄎㄅ

我方:L544傑多史普C.C.

WIN

3/10壓力

對方:L333阿修古斯泰瑞 WIN

對方:L444黑肉ㄎㄅ出葉 LOSE

對方:L443薩爾古斯布列 WIN

我方:L544傑多史普C.C.

3/9壓力

L4434利恩林奈露緹亞

我:L544傑多史普C.C

WIN

R4阿奇集素材(3/8)

L444教主多妮瑪爾

我方:L554傑多阿奇阿貝

WIN

傑多1打2教主多妮
爽啦

對方的瑪爾很強
把我家傑多阿貝打回家QWQ
剩阿奇近距
果然愛大叔啊ˊ艸ˋ

阿奇集R5素材(3/8壓力)

L3羅索L4史普L4沃肯

我方:L554傑多阿奇阿貝

WIN

腦洞"黑暗"

雙手緊握著刀刃,女子面對眼前的男人,心中曾有過的那份深愛早已消逝。

"為什麼要欺騙我...為什麼...我是這麼的愛你..."

哭泣著,將男人做的壞事全都說了出來,但男人卻連一句話也不說。

"吶,為什麼你不說話呢?為什麼不理人家呢?"

"說話啊,之前不是很會說嗎?"

"拜託,理我,我好寂寞,這裡是哪裡...怎麼地板上都是紅色的顏料?"

"你身體好冷,嘻嘻,讓人家溫暖你。"

躺在地上的男人早已因失血過多死亡,雙眼瞠著充滿了不敢置信,像是意外女子竟然會殺了他。

女子跟著躺進男人的懷中,似乎不知道又或者是故意忘記男人是被自己親手殺死的這件事實。

"我愛你。"